当前位置:主页 > 摇钱树ww03088acm >

“创业家”汪建国步履不停 财约你

发布日期:2019-11-03 19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汪建国明年满60岁,他这些年的经历整齐的很——10年公务员,10年国企经理人,10年五星电器老总,10年五星控股董事长。

  这几十年里汪建国做了几桩从0到1的事,按他的话说,算的上连续创业者。2009年将五星电器卖给美国百思买后,汪建国在50岁重新创业,创办五星控股集团,选定了母婴、农村和舒适智能家居三条赛道,现在已经成长为孩子王、汇通达、好享家三家独角兽企业。2018年,五星控股集团销售额突破500亿,2019年上半年销售额近300亿。当然也有失败的案例,老年人社区医疗、农村消费金融,汪建国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  这位喜欢“折腾”的大龄创业家,在南京五星控股大本营向腾讯新闻《财约你》讲述了他这些年商场上的进退与取舍。不过对于“大龄”这个标签,他并不认可,“我还很年轻,没有什么年龄焦虑感”。

  “如果你想捉活的猴子怎么办?弄一个瓶子,瓶子里面放一颗枣,让猴子去抓。猴子空手能伸进去,抓了枣握成拳头就出不来了;但它又舍不得放手,就被瓶子套住了。这就叫做瓶颈。”

  1991年,苏北滨海县商业局副局长汪建国下海,他用7年时间成为江苏省五交化公司总经理,将其改名为五星电器。1998年,五星电器在南京中山北路192号成立,注册资金为100万元,主要做空调批发。之后五星电器逐渐发展成电器零售连锁,2003年有了52家店,销售收入52亿。五星电器和国美、苏宁、永乐轰轰烈烈地打了十年,活下来、状态也还算不错,但过程惨烈。

  那些年,家电连锁走的是扩张之路,人力、经验积累到一定程度,企业再进一步扩张布点,最需要的就是资本支撑。五星电器一直有上市融资打算,一度引入了世界银行等投资者,最早在2004年就筹划上市,始终未成行,但对手国美和苏宁却先后上市,三者差距在拉大。

  2006年,百思买走向五星电器,前者是全球最大电子消费品零售连锁企业,以10亿元注资获得五星电器51%股权。百思买当时在北美地区有近1000家连锁店,销售总额近300亿美金。对中国5000多亿规模的家电市场,百思买有着强烈的兴趣。

  之后,百思买又将股权比例增至75%。2009年,汪建国将剩余的25%股权也出售给百思买,彻底告别五星电器。

  汪建国说:“当然,卖公司还是挺痛苦的,就像你的孩子一样,怎么舍得放弃? 但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读EMBA的时候,有个老师讲到一个词叫‘瓶颈’。他讲了个故事,说在瓶子里放个枣,让猴子去抓,猴子空手能伸进去,抓到枣握成拳头就出不来了。如果它舍不得放弃这颗枣,就被这个瓶子套牢了,这就叫瓶颈。”

  五星电器从一家传统的批发企业转型而来的,那些年从多元化到专业化,从国有到民营,从批发到零售,从零售到连锁,不断地变革。但随着进一步扩张,资本和管理已成为进一步发展的瓶颈。五星电器需要做出选择,可以引进财务投资和上市,六合开奖结果清洁取暖相关政策密,但汪建国也明白家电连锁企业表面上看是资本的较量,但长远看应该是综合实力的竞争,包含着资本、管理。

  在开店就能赚钱的2009年,汪建国决定放手,“市场这么大,为什么非要在一个赛道上抢来抢去……我内心深处总想多做一点有意义、有价值、不趋同的事情。人生没有第二次,错过了这个机会就错过了一个时代。”

  “老木匠的怀表找不到了,发动他的徒弟们一起找,可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。后来老木匠想清楚了,把徒弟赶出去,很快怀表就找到了。为什么呢?因为其他人出去了,老木匠心静了下来,很容易听见怀表嘀嗒嘀嗒的响声。”

  2009年,汪建国揣着钱和竞业禁止协议出来,跟着汪建国的就这么几位:2个创业伙伴、2个秘书,3个司机;在南京维景大酒店租了3间房,撤掉床摆上桌子。

  汪建国找咨询公司问投资建议,对方给了汪建国四句话:小孩子的市场、农村市场、有钱人的市场、老年人的市场。按照这四个维度,汪建国在母婴市场做了孩子王,农村市场做了汇通达,中高端消费市场做了好享家,老人的市场做了社区医疗。

  孩子王是被提及最多的成功案例,汪建国在学老木匠,排除杂音聆听妈妈们要什么,“要有这样的心态来聆听顾客的声音,顾客的抱怨一定是我们做好生意的基础。”

  孩子王一个月开一次顾客座谈会,把几十个妈妈请到一起,叽叽喳喳抱怨非常多,整理了一下,汪建国收到了大大小小1000多条抱怨,印象最深的一条局外人很难想象得到。

  “大件用品送货上门,我们当时委托的是物流公司送货。但妈妈带小孩在家穿衣服都比较宽松。咚咚咚一敲门,一个大男人站在门口,妈妈一下子就感觉到很尴尬。后来我们就改成了妈妈送货,或者是社群送货。”

  租下这间物业时,万达董事长王健林问:“小孩(用品)的店都是小店,没有大店,你要个5000平米干吗?国内有超过2000平米的吗?”答案是没有。汪建国说:“我说我就要开个不一样的店,我说服他,‘老板,我刚刚把公司卖了,无论这个店成功不成功,我都不会欠你房租。’老板就是老板,同意了。”

  2009年12月,孩子王实体店在南京河西万达广场开业。汪建国开3000-5000平米门店的算盘,是要把商品、服务、体验、社交、互动融为一体,让小朋友能在里面跳舞、搭积木、玩沙盘。

  开业之初,他也愁得不行。第一天只有区区几万块的销售额,卖家电的思路在这儿不灵了。后来汪建国反思,简单卖商品的时代过去了,靠流量取胜的时代也过去了;买流量就像谈女朋友,成天花钱请女孩子吃饭没有用,女孩子心上有没有你很重要。怎样从人心角度打动顾客才是王道,于是有了前述叽叽喳喳的“妈妈抱怨大会”。

  “老木匠”汪建国静下心来聆听消费者以后,孩子王经营顺多了。商业地产龙头万达也给了孩子王很大支持,双方在不同城市扩张。有6家店的时候,私募股权投资机构华平来了,投了6000万美元。

  目前孩子王已经有280家店,全部开在购物中心ShoppingMall里,其中万达有100个。孩子王与消费者的关系,也从单纯卖货转向更深的互动关系,每一个店一年有1000场以上的用户互动。2018年,孩子王销售破百亿,其中服务收入占比已经达到毛利的40%以上。

  “两三年前我高中同学聚会,就发现一个差别,我们高中时都差不多的,(现在长得)像老头老太太都是农村的,(看起来)相差几十岁。你想农民苦不苦?同学聚会开始想都交钱,几百块钱,但有的舍不得交。后来我说所有的费用我来,好多同学就过来了。”

  2009年到2010年,汪建国一边顾着孩子王的生意,一边花大半年时间反复跑农村,跑得司机都不愿意了。

  汪建国说:“农村的商业组织是几十年没有变化的。在城市强调大数据、云计算的时候,农村的商业组织还是小卖部的形式,还是手工账,还是打款压货、层层批发。”夫妻店在镇一级有几十万家,村一级有上千万家,它们解决了农民80%的日常需求,贴近农民、理解农民、熟悉农民,输送工业品下行和农产品上行,是激活农村经济最有活力的细胞。成百上千万家的夫妻老婆店,是任何传统连锁企业、互联网都替代不了的。

  汪建国认为,当前农村市场电商化趋势明显,如果只是照搬照抄“城市电商”,另起炉灶发展传统电商,把乡镇店的生意都吸走了,可能还是“抽血”模式。真正符合我国农村实情的是“帮中间”,做流通体系的“造血机”。

  他的汇通达就是帮助乡镇传统零售店升级为农村电商的主体,培育“新农商”,把最有效的资源放到农民手里去。

  2018年汇通达销售破300亿元,已经累计发展并服务11.5万家乡镇夫妻店,带动80万农民创业、就业。未来三年,汇通达将累计数字化改造25万家乡镇夫妻店。

  2018年,阿里巴巴集团宣布与五星控股集团联合宣布达成战略合作,同时向汇通达投资45亿元,以探索农村新零售。

  孩子王与汇通达于汪建国来说,是“看得见的未来”,但也有暂时看不清的——养老市场。

  2009年开始,汪建国通过退休医生、社区医生为高端小区提供家庭服务。一个店长加几位全科医生,还有中医、按摩师、护士,解决老年人常见病需求。

  后来汪建国复盘这事儿,发现除了步子太超前,另一个问题在于团队选错了,“创业不是那么容易的,几个要素缺一个,就可能导致失败了。我两个要素都错了,时点环境、团队都错了,这是一个失败的案例,但是好在失败不是太大。”

  通过汇通达12万个网点,汪建国十分愿意给农民分期付款,但是这不合法,因为他们没有消费金融牌照。这些牌照掌握在金融机构手中,现实是金融机构不太愿意干这个苦活儿。汪建国申请了一个互联网小贷牌照,获批了,但是后来金融整治中没有营业。

  这位连续创业者还在努力想办法,怎么把互联网和实体企业、金融和技术融合,对于农村金融,他认为大有可为。

  “未来的话,我相信(牌照)也可能会放开,我们再来做。”这位年近60岁的创业家,依旧步履不停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